说不尽的洗桐故事

2018-11-20 15:23:37
0

说起洗桐故事,大家一定会想起“元四家”之一的倪瓒。

倪瓒淡泊名利、孤高自许,一生不愿为官,人称“倪高士”。加之个性迂阔,怪癖多,给后人留下了许多逸闻、趣闻。洁癖,就是倪瓒传说较多的一大癖,“洗桐”故事即由其洁癖而来。

 

说不尽的洗桐故事

 xtt-1.jpg

 

|  洁癖成为典故  |

 

倪瓒(1301年至1374年)擅山水、竹石、枯木等,其中山水画中采用了典型的折带皴技法,是元代南宗山水画的代表画家,有《水竹居图》《幽涧寒松图》《怪石丛篁图》《溪山仙馆》《霜林湍石》等传世。

据明王《寓圃杂记·云林遗事》记载说:一次有客人畅谈忘返,不得已在倪瓒家留宿,倪瓒很不情愿,担心客人弄脏客房,所以辗转反侧,难以酣睡。由于夜里听到客人咳嗽,倪瓒猜想客人必定吐痰,所以天一亮立马叫仆人仔细搜查院落庭园,看看有没有客人吐痰的痕迹。仆人找遍各个角落也没有找到痰迹,又担心主人打骂,于是谎说在桐树根处找到了。于是倪瓒就让仆人用水把桐树洗了又洗。由于反复擦洗,以致于后来把树皮也洗烂了,树木也因此枯死。

从此之后,“洗桐”便成为文人雅士洁身自好的象征。明代江南人以有无收藏他的画而分雅俗,与倪瓒同时代的常熟人曹善诚慕其意,在宅旁建梧桐园,园中植梧百本,居然也朝夕洗涤,梧桐园故又名“洗梧园”。其绘画实践和理论观点,对明清画坛有很大影响,至今仍被评为中国古代十大画家之一。

《古今笑史》中也记载说,倪云林“性好洁,文房拾物,两童轮转拂尘,须臾弗停”。两个小童儿换着班给他擦文房四宝等杂物,片刻不停,生怕沾上半点尘土。而且每天洗头时要换水十几次,穿上衣服每天也要拂拭至少几十次。明人顾元庆《云林遗事》还记载一则笑话:一次倪瓒看中了一叫赵买儿的歌姬,于是带她回别墅留宿。但又怕她不清洁,先叫她好好洗个澡。等到洗毕上床,倪瓒用手从头摸到脚,边摸边闻,始终觉得哪里不干净,要求赵买儿再洗,洗了再摸再闻,还是不放心,又令其再洗。洗来洗去,天已亮了,也只好作罢。

 

|  明清粉丝众多  |

 

在中国画史上,最早以倪瓒“洗桐”故事入画的,有明代崔子忠绘制的《云林洗桐图》。  

崔子忠(约1574年至1644年)初名丹,字升予,后改名子忠,山东莱阳人,后移居北京。李自成攻入北京后,绝食而死。他的画与陈洪绶齐名,时人有“南陈北崔”之称。崔子忠之所以以“云林洗桐”这一题材入画,是与他嫉世独立、不同乎流俗的高士修持分不开的。

据《石渠宝笈三编》记载,崔子忠《云林洗桐图》纵140厘米、横53厘米,立轴。画中倪云林葛巾褒衣,伫立假山前,一仕女伫立于后,手捧盥器。在梧桐树前,一仆人注水于盘,一仆人挥刷擦洗梧桐。自题:“古之人洁身及物,不受飞尘,奚及草木,今人何独不然?”崔子忠绘《云林洗桐图》,正是寄托了他对倪云林远离尘垢、洁身自好的高尚情操的赞赏,并借此讽喻明末世风日下、充满污浊的尘世,以唤起时人的良知。

从文献检索结果得知,清初也多有人绘制洗桐题材的画作。沈筑岩就有《洗桐图》,施闰章写有《题沈筑岩洗桐图》称:“傍岩茅屋桐阴绿,重汲青泉洗寒玉。驱童抱瓮倒百回,主人取洁心未足。山阴士写此图,胸中冰雪同倪迂。谁其似之筑岩子,客游只爱清江水。”(清施闰章《学余堂文集诗集》卷19)清初人梅(1638年至1712年)也曾作有《洗桐图》,大学士张英有《题梅桐崖洗桐图》等诗。《题梅桐崖洗桐图》称:“修桐本孤直,卓立真罕俦。濯以清冷泉,皎洁当秋。吾有君子,思致足与侔。雅负神仙骨,日与羲皇游。闭门阅洗桐,视听清且幽。十载领柏台,浩气凌沧州。纵之弥六合,卷之娱一邱。君家敬亭山,谢李遥唱酬。吾亦同此意,南望大江流。”他在《题梅桐崖横琴图二首》写道:“宛水先生鬓未星,怀逸兴寄青冥。遥知目送飞鸿处,一片闲云在敬亭。自昔题诗咏洗桐,横琴又复羡幽踪。祗缘古澹人相似,不独吟成万壑松。”(清张英《文端集》卷3031)清初人田雯《古欢堂集》卷4也有一首《题梅桐崖洗桐图》诗:“泠泠宛溪水,亭亭峄阳木。奴子弄军持,浣涤媚幽独。月上无弦琴,斜照一庭绿。孤坐六尺藤,梳头观周易。琴溪口花,敬亭峰顶石。水淫意何为,桐君有洁癖。”从诗文内容可知,两位作者也是行为高洁,崇拜倪云林的超级粉丝。

 

|  乾隆不吝爱意  |

 

不过,清代崇拜倪瓒的超级粉丝非清高宗乾隆皇帝莫属。

乾隆皇帝经常以文人自许,除日常诗作不辍外,对古画也有着强烈的兴趣,元代画家倪瓒的《狮子林图》就是乾隆皇帝最钟爱的作品之一。乾隆二十七年(1762年),第三次南巡中,乾隆皇帝称因倪瓒原图已收藏内府,特意两次仿摹,藏于苏州园中。而第四次南巡中,又将倪瓒手迹携带而来。即使后来在长春园和避暑山庄的仿园都建成后,乾隆皇帝仍然不废此好。

而对倪瓒的洗桐故事,乾隆皇帝也一再提及。

乾隆十二年(1747年)四月,他曾写有一首《洗桐》诗:“入夏桐影圆,童童覆阶。清吹与滴,时送纱窗里。何来白乳流,偏不于杞。污腻绿玉皮,渐渍青丝理。呼童汲井华,澡雪一为洗。特生意洒然,不洁去西子。黄蜂辞条端,白鹤来枝底。乃知声应间,理固有所以。既无待凤怀,亦岂因琴毁。古人有同心,忆倪士。”(《清高宗御制诗初集》卷40)乾隆三十九年春天,乾隆皇帝第四次南巡后又写下一首《洗桐》诗,其中称:“爱洁本因性耽懒,浇桐乳命僮胥。涉园见此猗猗者,静影犹怀三沐余。”他自己注释说:“倪瓒狮子林今为黄氏涉园,南巡曾三至其地。”(《清高宗御制诗四集》卷17)可见乾隆皇帝对于倪瓒洗桐故事也是念念不忘,屡屡述之于纸上。

不仅如此,乾隆皇帝还把洗桐故事铭刻在他喜欢的文具器玩上。见之于他的诗作中的就有雕漆洗桐笔筒、和阗玉洗桐图等。乾隆四十五年,乾隆曾写有《咏雕漆洗桐笔筒》诗,称:“桐乳污桐意弗甘,课童为浴汲清潭。癖痴颇似嵇中散,好洁嬴他七不堪。”(《清高宗御制诗四集》卷72,故宫珍本丛刊,298页)三国时期魏国人嵇康放荡不羁,因不满当时执政者司马师、司马昭等人,有人推荐他做选曹郎,他表示拒绝,在《与山巨源绝交书》中列陈自己不能出仕的原因,“有必不堪者七,甚不可者二”。后人于是把“七不堪”就作为疏懒或才能不称的典故。乾隆在此将倪瓒与嵇康作对比,认为倪瓒的洁癖要比嵇康“七不堪”强多了。同年,乾隆皇帝还写有《题和阗玉洗桐图》诗:“长夏梧桐滴乳新,课僮汲水洗来频。谁知懒忘世者,偏合称之曰玉人。”(《清高宗御制诗四集》卷74326页)可惜这两件器物目前还没有查到,也不知“和阗玉洗桐图”是一件什么玉器,应该是一块玉版或玉镶件吧?

故宫博物院现存洗桐故事图案的器物倒是有几件:乾隆款剔红山水人物洗桐图扁圆盒一种、乾隆款剔红洗桐图梅花式盒一种、剔红洗桐图鼻烟壶四件一组。乾隆款剔红山水人物洗桐图扁圆盒、乾隆款剔红洗桐图梅花式盒均通体髹朱漆,盒面随形开光,内雕天、水锦纹为地,上压雕“洗桐图”:倪瓒端坐庭院中,指示二童仆深夜提水洗桐。一童持桶来回汲水,一童子手扶桐树上下揩拭正是文人淡泊名利、洁身自好的象征。盒壁上下各五开光,内雕牡丹、梅花、荷花、月季等。盒内及底部髹黑漆,盖内有填金“洗桐宝盒”器名款,底刻“大清乾隆年制”楷书款。剔红洗桐图鼻烟壶上的图案也大致如此,只是没有年款和名称而已。

这些精美器物不仅体现出当时匠人的工艺水平,也体现出当时乾隆皇帝的文化志趣,值得大家关注。

责任编辑:◎文、图/陈连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