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老人 幽默一生

2018-11-20 15:14:48
0

几个月前刚刚度过百岁寿辰的著名漫画家方成,于2018822日上午954分因病在北京友谊医院逝世,享年100岁。他的去世,标志着中国漫画史上一个“大家林立”时代的完结。

方成先生的漫画时域漫长,笔域宽广,上世纪30年代涉足、40年代崛起、50年代誉满艺坛,之后笔墨绵延了半个多世纪,国际时事、社会生活、人情世态、经济活动、文化艺术无所不及。他用画笔影射世间百态,用文字梳理幽默源流,用乐观笑对苦短人生。他的漫画、著述和生活,皆是幽默。

fc02.jpg 

 

|  漫画中的幽默  |

 

方成先生终生与漫画结缘。他的作品仿佛一面时代的镜子,又如一把社会的解剖刀,将世态人情表露无遗,能令读者会心一笑之余,久久回味。

方成的早期漫画创作以讽刺时事为主,《中国人的刀,哪国人的血?》是他在193512月参加抗日游行时,挨了国民党军警一刀后画的,也是方成最早创作的一幅漫画。这之后,在常年动荡的时局之下,他并没有放弃漫画的创作,终于在1947年春被《观察》杂志主编储安平慧眼识珠,聘为杂志漫画版主编及特约撰稿人,从此正式以画漫画为业。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方成来到北京,在《新民报》(《北京日报》前身)当美术编辑,发表作品。1951经华君武介绍,到人民日报社当高级编辑。这阶段主要用硬笔作画,配合新中国建设、抗美援朝、抗美援越等重大事件创作新闻漫画。

1979年是方成漫画艺术的一个重要节点,当时一位日本人来访,并送给方成一件绘画作品,他想回赠人家一件作品,可赠送讽刺漫画又不太合适,怎么办?于是他用传统国画的笔墨,以民间传说中的铁拐李为主角创作了《神仙也有残缺》,送给了日本客人。同年,方成参加了全国第四次文代会,获知国家政策允许画有关国内题材的漫画后,他用3个月的时间集中创作了《武大郎开店》《不要叫“老爷”》《钓鱼》《终身大事》《娱亲图》《脑瘤手术》等百余幅刺贪刺虐、针砭时弊的讽刺画作品,1980年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第一次个人漫画公开展——《方成漫画展》。这一时期,方成敢为人先,开启了中国水墨漫画新时代,其幽默讽刺漫画创作达到了一个艺术的高峰。

方成说过:“画水墨漫画,一定要有深厚的中国传统文化底子,还要有足够的幽默感,否则靠纯粹的画技是不可能令水墨漫画妙趣横生又不失品位的。”构思奇巧,艺术形象幽默滑稽还有语言功能谐趣性这三点的有机结合,便形成了方成的漫画的艺术特点。

fc06.jpg

 

|  幽默就是油盐酱醋  |

 

方成爱听相声。他和相声大师侯宝林是相识几十年的好友。侯宝林曾将相声和漫画比作亲哥儿俩,有一天侯宝林向方成抱怨:“现在很多演员不懂幽默,不会抖包袱。哎!你说,幽默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侯宝林的这个问题让方成开始致力于幽默理论研究。

1982年开始,方成开始尝试对“幽默”进行探索与理解。他认为:“幽默是社会文化和语言的进步发展,人际关系复杂多变,才自然形成的一种语言形式,其特点是用曲折、含蓄的方式表达,使人一思而悟,而不是直叙。”“幽默出于睿智,不落套,无论是褒是贬或其他,都能给人以美感、雅趣和启迪。幽默之所以不易把握,就在于它出奇的创造性。”因此,“我觉得‘幽默’是漫画作品当中必备的东西。如果把漫画作品比作菜肴的话,‘幽默’就是其中的油盐酱醋。没有它们,菜品就没有味道,人家就不愿意吃。”

这些对幽默的探索和感悟汇集到他的数十部著作,除了对幽默的探索研究外,还有关于画文合一的联想以及关于哲学、美学、文学、语言、历史、戏剧、相声、社会学的跨学科求索。自此之后,方成的创作领域不再局限于漫画,诗歌、杂文、相声和小品都有所涉及。他的文笔活泼洒脱,亦庄亦谐,他的杂文就像一幅幅漫画,有较强的可读性和趣味性,发人深思,余味无穷。

fc09.jpg

 

| “幽默”人生永相伴  |

 

方成被誉为中国漫画界的常青树,与华君武、丁聪并称中国“漫画界三老”。先生17岁开始画漫画,还写杂文、相声、小品和打油诗等等。1986年退休后,仍然在他戏称的“多功能厅”里,每天上午画画,下午写作。持续了近40年,笔耕不辍。他的勤奋和忙碌铸造了他充实的一生,结出累累硕果。从艺83年间,方成共创作了漫画作品逾2万幅,漫画理论著作20余部,出版漫画、幽默类书籍40余种。

曾经有人向方成请教养生的秘诀,他画了一幅骑自行车的自漫像并题上打油诗:“生活一向很很平常,骑车画画写文章,养生就靠一个字,忙!”每天让自己忙起来,没时间生病了。

笔者在方成先生生前与之有过一些交往。早在2002年,笔者曾去信《人民日报》社相求,有缘得到方成老先生用勾线笔画的一枚人物手绘封。后来,方成的“养生之道”自漫像广为传颂。在《人民日报》高级美编朱根华老师的帮助下,2008年,方先生也为我画了一枚他骑自行车的自漫像,颇有“养生图”自漫像中的意趣。

在数十年的艺术生涯里,方成用漫画激浊扬清、为民发声,他批评了“武大郎开店”的积弊,妙解了“讽刺与幽默”的真谛,向世人展现了艺术之真、为人之善、灵魂之美。今天,方老再也不能拿起他心爱的画笔,再也不能跟人们讲他的幽默但人们会永远记住他的作品、记住他的幽默,记住这位世纪老人。

责任编辑:◎文、图/林霄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