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

莫奈私人珍藏11月登陆香港
莫奈私人珍藏11月登陆香

 

   策划

你一定不知道的千里江山
你一定不知道的千里江山

 

   藏品

燕饮投壶礼为先
燕饮投壶礼为先

 

   拍市快递

纽约播报中国艺术品新行情
纽约播报中国艺术品新行

 

   拍品长廊

“驻港”五年 保利珠宝入佳境
“驻港”五年 保利珠宝入

 

   拍场高招

朱沅芷巨作首度上拍
朱沅芷巨作首度上拍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藏品>> 燕饮投壶礼为先

燕饮投壶礼为先

来源:中国商报·收藏拍卖导报 2017-11-09 14:01:30 ◎文 图/刘锡荣

    从先秦至清末,宫廷中流行着一种特别的游戏——投壶,亦称射壶。宋时吕大临在《礼记传》中云:“投壶,射之细也。燕饮有射以乐宾,以习容而讲艺也。”然笔者遥想古人游戏之乐,在收藏投壶的过程中也多一份意趣。

|  初为国家礼仪  |

    投壶的发端最早应是东周与春秋左近出现,源流本为“射礼”,战国时期已相当兴盛。那时,诸侯列国之间的国事外交,宴饮宾客,通常作为礼仪和尊敬,须请来宾射箭,来宾不能推辞。当时,射箭为成年男子的基本技艺,以不会为耻。久之,不会者多了,倘若有病者,亦是不能。例如赵国的蔺相如,手无缚鸡之力,怎能施射箭之礼?也就只得改为以手投掷。手来投掷,箭镞何用?所以后来投壶之箭,无镞。于是就有了“投壶”之戏。自然,最早投壶不是游戏,而是诸侯国间的国家礼仪。
    在《左传》中记载:“晋昭公大宴诸国君王,举行投壶盛仪。壶中满盛红小豆,使箭不能跃出,每投一次,不得重复,可以轮回。”这里所描述的情景,明确指出是为国礼。
    投壶成为游戏,是战国后期才开始的。此等游戏,圈子很小,古代仅在皇家燕宴,士大夫、文人们宴饮或雅集之际。人们从容安祥,讲究礼仪,吟咏诗文,款款戏耍,是一种极有修养的贵族游戏。人们站在距“壶”一定距离之处,一手拿了一支无镞之箭,投向“壶”口,以矢投入“壶”口之内者为胜,两侧耳口次之,亦可三矢齐发,全部投入口耳,称为“写字”。可以人各一次,亦可每人多支,投完换人,多次循环,以投入最多者为胜,输者或罚酒,或作诗句,类似酒令。
    《礼记·投壶》:“投壶者,主人与客燕饮讲论才艺之礼也。”可见,投壶之戏,要义有四:须分主宾,更当饮酒,理论才艺,讲究礼仪,甚是古雅,绝非简单的寻常人的游戏。
    后来,士大夫们、文人们、黎民百姓们也都喜欢此项游戏。唐宋元明清,历代在上元节(元宵节)时,也有作为公众场所的博彩游戏。此例一直沿袭到现今,在江南许多地方,在游乐场中,都能看到。后来,又演绎出套圈、投的(人、动物等小巧玩意,也可以击倒的目标物)等游戏,都是在投壶之基础上,衍生而成。当然,我亦斗胆以为:篮球运动,亦以投入球数多寡,决定胜负。或许这一运动,一如诞生于临淄的蹴鞠,演绎为今天的足球一般。很可能也是中国人发明的,且就衍生于投壶,亦未可知?

|  历代游戏有别  |

    秦汉之时,士大夫们每逢宴饮,必得以“雅歌”伴“投壶”助兴。其投壶技巧百出,有背向反投者,遮目盲投者,隔了屏风越投者,或各种舞蹈技艺投壶者等等,不一而足。《东观汉记》有云:“取士皆用儒术,对酒娱乐,必雅歌投壶”。雅歌已与投壶融合一体,而且成为入仕晋级的必备条件——儒士们若要升迁,先必要学好此二者。自然,熟能生巧的愉悦与盛况,不得而知。此时此处的投壶,已经失去了国礼的权威地位,逐渐演化为士大夫、文人们雅集的游戏了。
    汉代投壶,改进许多。壶中无物,投得太正,矢可弹出,无效再投,最多可掷百次。《西京杂记》有:汉武帝时之郭舍人善投壶,可以“一矢百余反”,“每为武帝投壶,辄赐金帛”。此位郭舍人,是惟一可以三矢齐发,投作“写字”技巧者。南阳出土东汉画像石上,亦有“投壶饮酒图”,宾客对列,中置投壶,旁有酒瓯,有司射,有监酒,有投者,有观者,有扶醉者,雅歌投壶之盛状,镂刻得很是生动。
    到了魏晋时期,投壶又得改进。壶两侧加了双耳,投壶之花样剧增,有“依耳”、“贯耳”、“倒耳”、“连中”、“全壶”等等。在士大夫与文人之间,颇为盛行。为魏晋时期之“雅集”活动,平添许多诗文内容。《新唐书·高丽传》记载:“高丽之君居平壤城,俗喜弈、投壶、蹴鞠。”可见,唐代中国之“三大国技”:围棋、投壶、足球已经传到朝鲜,且颇得其举国欢喜。对唐代投壶游戏之描述,杜甫在《能画》一诗中:“能画毛延寿,投壶郭舍人。”杜甫以汉武帝赏识的投壶艺人郭舍人,作比唐玄宗宠幸的技艺伶人。
    投壶在宋代不如汉唐般兴盛了,却也于文人之间流行着。欧阳修写杨大年作文“投壶而不妨构思。”陆游亦有诗句为:“投壶声断弹棋罢,闲展道书看”。由于宋代“寓政于乐”的过高改造,投壶游戏,渐渐衰弱,仅于少数士大夫文人间流行,文人雅士间不多见了。可见,此时的雅歌投壶之戏,已经被赋予太多的政治意义。明代投壶,又有新的发展,投掷技法百有四十,这在《投壶奏矢》一书中有载。清代投壶亦有遗踪,北京中山公园有“投壶亭”,是皇家节日宴饮时节,相伴游戏,至今仍保存中古投壶六尊。
    投壶的式样自诞生以来,大体上无甚变化,壶腹形似悬胆,又近赏瓶,细长口径。后来加了双耳,是为孔透,或与壶口同径,绝无比壶口径大者。汉唐以前,壶底为平底或外撇簋足(即圈足)。宋代以降,则尽成簋足了,且有六方八方者。汉唐及以前,其纹饰大都与青铜器、玉器类似,其后,则龙凤鸟兽,人物山水,花鸟鱼虫等等,不拘故事,皆可为饰。

|  收藏投壶渊源  |
 
    昔年,我曾经在琉璃厂看到一尊投壶,错金银的饕餮纹饰,精美至极,质为青铜,高约尺余,直颈两耳,圆形簋足,底处阴刻“长乐”二字,真正汉代篆书体,或为汉代长安长乐宫之物?可惜索价太高,我囊中羞涩,三顾之后,凑足银钱,次第再去,时近半年,人家早已货去,只能是一番怅惘,几回慨叹罢了。但投壶那高贵典雅的身段,想象未来游戏时的欢愉,好些年来,一直晃悠在眼前,很是难忘。
    友人王冬,曾经自欧洲拍得投壶一尊,皮色深栗,高亦尺许,龙纹满功,龙首呈三角冲上,龙尾婉约如螭尾盘旋。龙脊上微凸连珠,尤为沉坠,质青铜而略红,工艺极为精妙,当为宋元皇家之物。我曾经上手把玩过,还没能来得及细细切磋,恰有公务电话催促,匆匆告别,只此一面,俟再去赏时,已为他人请去了,后来又托人再追时,早已出了国门,有人在香港见过,再后来,就不知所踪了。人生常多遗憾,遗憾多了,人也就变得淡然起来,但于内心深处的记忆,却是永远也无法消弭的。
    如今笔者拥有的投壶,虽不比早年琉璃厂之物高贵,亦可与王冬先生处所见伯仲。亦将玉容附上,各位法眼一上,便知端的了。至于得来故事,尚可以饬到八旗后裔,前清的祖上是位督军,喜集藏玩之物,当今主人那爷德顺,镶黄旗的,头顶光亮,周遭围了一圈的灰白色长发,稀稀疏疏地飘着,很有些个爷的范儿,长我十岁。那爷好茶喜鸟,一天到晚的提溜着鸟笼子,在所剩无几的四九城玩家之处,不时能见着他,笼子里的鸟也一般,像是只总也长不大的小黄鸟,依那爷的话说,这鸟忒皮实,经养。那爷与我相善多年,见我痴迷投壶,在高喝了一顿牛栏山二锅头,拍了胸脯后,便把黄布包的厚厚的投壶高让于我。后来听别的友人说,那爷有些后悔,我也只能佯装不知,心下又有些不忍,做了些别的补偿,这事儿也就算过去了。于是,我也有了投壶,再无有太多的故事可以说道,只是付了多年的愿望。
    倘若友人来时,兴之所至,自然会和了古人之规律,推举出司射与监酒后,再焚香奏乐,列坐宾主,雅歌投壶,作些诗酒茗香故事,也是颇有趣味的事情。



   当代艺术瓷

2013十大名品获奖作品
2012十大名品获奖作品

 

  《中国收藏》

2017年第9期
2017年第9期
2017年第8期

 

  《中国收藏·钱币》

总第42期
总第42期
总第41期

 

   当代美术

画语禅机 僧家笔意
拈香曾笑寒水云心
画语禅机 僧家笔意
新兴木刻——战斗的艺术
谁让书画收藏突飞猛进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订阅中心
Copyright © 2011 zgsc2001.com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 联系我们
京ICP备 05005928 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京)字 03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