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峰会 拍界大咖们都说了啥

2019-06-06 11:11:20
0

  “每次市场波动都在引导我们深刻思考,激励我们通过创新经营实现自我突破,为下一次的跃升积蓄力量”“未来的好东西,价钱可能会翻5倍、10倍,那就要有详细的证据链。”

  4月11日、12日两天,全国文物艺术品拍卖及收藏领域的专家、学者以及各大拍卖公司的相关负责人齐聚上海,参加由中国拍卖行业协会文化艺术品拍卖专业委员会(以下简称中拍协艺委会)主办、苏宁环球文体产业集团承办的2019中国拍卖行业协会艺委会年会暨年度峰会,为行业的发展把脉护航。

zpx0.jpg 

|  规范  引人关注  |

 

  过去一年,政策协调、规范建设、社会影响、战略合作4月11日在上海举办的中拍协艺委会2019年年会上,《中国收藏》杂志记者了解到,2018年艺委会围绕上述“关键词”开展了不少工作,基本完成既定目标,有效确保拍卖行业的稳定发展。其中,政策利好与拍卖标准化最为引人关注。

  据了解,2018年艺委会推动国务院税则委员会对艺术品按最惠国税率一半以上降税,主要门类已降至1%;推动国家文物局研究制定象牙文物拍卖操作办法,推动犀角政策调整,使得犀角文物的保护、展示和交流问题首次得到重视。

  此外,国家文物局通过五项举措优化文物拍卖许可审批、国务院支持自贸区深化改革创新、简化艺术品进出口审批、文旅部出台黑名单管理办法等一系列政策,都为行业带来了利好。

  由于去年拍卖税务政策调整,现行拍卖货款发票开具方式与文物艺术品拍卖保密原则不相适应,且在实践中难以操作,造成2018年7月至今买受人无法取得拍卖价款发票,对行业形成了较大影响。与会者认为,该问题将是今年拍卖行业需要全力协调的工作。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中拍协艺委会将根据新的《文物艺术品拍卖规程》修订《中国文物艺术品拍卖标准化达标企业评价指标》。另悉,艺委会将于今年秋拍开展第三次文物艺术品拍卖信息标准化达标企业评定工作。

zpx1.jpg 

|  多变  如何应对  |

 

  主题为“再创价值”的2019中国文物艺术品拍卖市场年度峰会也成了各界人士对行业发展论道的阵地。《中国收藏》杂志记者注意到,从嘉宾们精辟的表述中不难看出,挑战与机遇并存。一方面,经过26年的发展,在文化产业兴起的当下,文物艺术品拍卖行业在多元化发展上的确有着诸多可能。而另一方面,在行业面临深度调整的当下,仍有不少问题亟待探讨和解决。

  国家文物局博物馆与社会文物司司长罗静在此次峰会的主旨演讲中就直言,从上世纪90年代起,中国文物艺术品拍卖行业在经历了初创、发展后,目前正处于由高速发展向高质量发展转变的关键期。“再创价值”是一个契合时代的选题。

  据介绍,从1992年最初的一两家拍卖企业从事文物艺术品拍卖,到今天有500多家,文物艺术品拍卖的成交量已经从当年的几百万元扩大到今天的几百亿元,最顶峰的时候是2011年,成交金额达628亿元,占全世界成交总额近1/3的份额,即便在近几年也稳居全球前列。“近年来,尽管由于大环境的影响,成交额有些回落,但近三年来,每年都有超过300亿元的成交量。”中国拍卖行业协会会长黄小坚在峰会上说道。他认为,这是文化自信的一种表现。

  行业在发展,经营环境和客户理念也在悄然变化。有统计数据显示,截至去年年底,我国有5136家博物馆,其中民营博物馆就有1400余家;美术馆也同样发展迅速,以上海为例,当前就有数十家美术馆,已经成为民营博物馆和美术馆的聚集地。

  对此,作为中国艺术品拍卖市场的“元老”级人物,上海市政协文史资料研究会常务副会长祝君波表示,近20年来,这些蓬勃发展的民营机构让拍卖行的客户群体正在发生变化,也对拍卖行的经营提出了更高的要求,“首先,这类买家对拍场上的文物艺术品的要求会更高;其次,他们不会盲目成批购买,而是出于补缺的考虑;此外,买入后,除非遭遇财务危机,否则这些文物艺术品短期内将不再进入循环领域。”

  同时,他还认为,不仅群体在变,买家信赖的鉴定方式也在随之生变:由依靠自然人、一些权威的“目鉴”方式,转变为更加重视考证和拍卖流通中的记录,这是一条“证据链”。这种局面的出现与鉴定专家的新老更替有一定关系。“比如刘益谦购藏的那件鸡缸杯,就是经过全球四五位大藏家‘换手’,且证据确凿。再比如1993年朵云轩拍卖的封面拍品张大千《晚山看云图》,20年里换手了四次。我举这个例子是想说明,以后很多人买东西根本不看它的真伪,‘证据链’齐了就会买,而且就要买这样的东西。”显然,做好“证据链”工作将成为拍卖行的“看家本领”。

zpx2.jpg 

|  诚信  频频提及  |

 

  尤其值得一说的是,在此次峰会上,作为行业发展的保障基础,诚信仍是一个亮眼的“关键词”,被与会者频频提及。

  中拍协的统计数据显示,2011年至2017年,排名前五位的拍卖行成交额占市场份额为57%到72%,排名第6位至20位的拍卖行所占市场份额为18%到23%,排名40位以后的占7%,大型且信用度良好的拍卖公司所占的市场成交率相当高。在与会人士看来,这无疑意味着消费大众已经渐渐向品牌靠拢。

zpx3.jpg

  在这种背景之下,台湾双清文教基金会董事长、收藏家洪三雄在峰会上指出:“拍卖市场很容易出现几种舞弊行为,第一是假拍,第二是拍假,第三是串拍。”他认为这是目前行业必须关注的方面。另外他也认为,诚信并不仅限于拍卖行,还包括买家。例如根据中拍协的统计,2016年、2017年的拍卖企业结算率都在50%上下,严重影响了拍卖公司的运转。“买家不付钱,拍卖公司就付不了钱,买家的诚信其实是与拍卖公司的诚信连接在一起的。”洪三雄说。

  说到可信度,祝君波认为,最近香港苏富比和中国嘉德推出的“天民楼”藏瓷拍卖就很能说明问题,“如今藏家的市场价值和作用正在日益变大。永乐、康熙时期的艺术品很多拍卖行都有,为什么买家偏偏选择来天民楼?是因为更看好这个品牌,‘可信度’是天民楼藏品的价值。”

zpx4.jpg

  同样,在市场鱼龙混杂的今天,拍卖行也只有另辟蹊径,才能收获更多的信任。天津鼎天拍卖有限公司董事长杜耕自上世纪90年代就从事文物艺术品拍卖行业,“没有那么多齐白石作品怎么办?”杜耕开辟了一个新领域,经营起津派书画。当时此举遭到不少人的不解,但他却干得有声有色。第一场拍了70多万元,第二场150多万元,第三场300万元,后来就过了1000万元。2011年第一期何家英专场征集到49件作品,总成交额达到7000万元。“对于这些津派书画艺术家作品的征集,我们采取的策略是:在世的找本人,去世的找家人。其实,现在拍卖市场面临的主要问题是信誉危机,收藏家更应该在这个时候回归艺术本身,而不应该只靠长篇累牍的多次出版记录。”

  在业内人士看来,打造诚信,除了行业与藏界的自律外,更多是需要监管部门的发力。对此,罗静也表示,国家文物局接下来将会同相关部门,加快建设文物艺术品拍卖市场信用信息体系,建立守信激励和失信惩戒机制,助力企业重塑消费者投资收藏信心。

  据悉,此次峰会还发布了《中国艺术品拍卖25年发展报告》。不难看出,在求新、求变、多元化发展的引导下,业界思维的活跃正在为行业源源不断地注入活力。

 

zpx11.jpg

责任编辑:◎文/本刊记者 王菁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