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首轮春拍 有颜值更有内涵

2019-06-06 11:05:47
0

  被视为中国内地春拍“前哨”的香港首轮春拍4月初落下帷幕。纵观各家拍卖公司战果,“品牌”“常青”“潮玩”三大关键词频现其间。

  首先,具有品牌性的私人珍藏依然是大家最为倾情的。天民楼藏瓷、杨门中国玉器珍藏、“NIGOLDENEYE Vol. 1”专场、北美十面灵璧山居珍藏、寒舍主人旧藏、剑阁主人珍藏、王一山旧藏等,一众名家珍藏在首轮香港春拍中,让人们看到了“来源有序”“名家典藏”“品牌价值”的分量。

  其次,除了这些极具号召性的专场外,那些“老资格”的拍场纪录缔造者,如张大千、赵无极、吴冠中等依旧发挥着他们中流砥柱的作用,成为市场不可或缺的“硬通货”。

  最后,随着市场越来越趋于多元化、千禧一代买家的活跃、拍卖行的先知先觉与适宜引导等,一个潮玩市场正在悄然兴起。像由奈良美智、村上隆、KAWS、班克斯等领衔的当代艺术家所创作的各式“潮玩”艺术品,也在不断地打动着老中青三代藏家的心。无疑,我们正迎来一个新潮流时代。

ph-1-1.jpg

  香港苏富比  

  37.8亿港元  历史第二高价

 

  有张大千、赵无极、吴冠中这样的“老江湖”压阵,也有KAWS的意外杀出,更有天民楼藏瓷强大的品牌号召力,应该说37.8亿港元的总成交额、六件亿元拍品的诞生,这个在亚洲市场的第二高价对于不看好当下艺市的人来说或许有些意外,但细细想来却是在情理之中,毕竟这个佳绩不是一时兴起,而是一家老字号多年点点滴滴的积聚。难怪有媒体评价说:人家在十多年前就打下伏笔了!

  先说说天民楼。拍前就成为热门话题的“天民楼藏御瓷选萃”专场共有18件精品上拍,像预料的一样全部成交,并且诞生了五件千万级拍品。从整场拍卖的节奏来看,人们对于知名收藏品牌的向往自不必说,但藏家出价相对理性,大部分拍品都超越估价落槌。从数字来看,估价总和约7200万港元,总落槌价达1.6亿港元,加上100%的成交率,能看出市场对品牌收藏的需求度。

  本场明星拍品非明永乐青花缠枝番莲纹折沿盆莫属。其器型棱角分明、曲直得宜,实源自中东金属器。其从500万港元起拍,以3377.5万港元成交,整个过程酣畅淋漓,最终摘得本场桂冠。而香港船王赵从衍旧藏青花海水腾龙纹小罐以2657.5万港元成交,位居本场第二名。张宗宪旧藏明宣德青花缠枝番莲纹大碗以2417.5万港元成交,位居本场第三名。而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是,一位神秘的电话委托买家一口气就拿下了7件拍品,豪掷9200余万港元。

ph-2.jpg

  天民楼藏瓷的全部成交反映了一部分藏家对传统文物艺术品持有一以贯之的热情,而在现当代艺术板块中,“NIGOLDENEYE Vol. 1”专场也出尽了风头。33件拍品全部成交,同样取得“白手套”,斩获近2.2亿港元,而拍前估价仅为3100万港元,最终成交额超估价近六倍。美国当代最具影响力的潮流艺术家KAWS的《THE KAWS ALBUM》以600万港元估价登场,奇迹般拍出1.16亿港元。结果出炉后,就连艺术家本人也在他的社交账号上发文回应,表示难以置信。

  且不论这件作品是否物有所值,从中我们应该看到,随着新一代藏家的崛起,市场正悄然发生着改变。KAWS的过亿元成交要比张大千作品夺得本次春拍桂冠更吸引人的注意力。近两年,街头艺术受到年轻流行偶像的粉丝和阔绰收藏家的竞相追捧,成交量屡屡提升。像谢帕德·费瑞(Shepard FAIREY)、班克斯(BANKSY)、凯特·哈林(Keith HARING)和KAWS 的作品都在市场上取得了前所未有的成功。

  在本次春拍中,赵无极仍炙手可热,六件作品拍出4.4亿港元,占总成交量的一半。《无题》和《15.02.65》两件作品分别以1.15966亿港元和1.02298亿港元成交,应该说并不让很多人感到意外。而本季另一大引人关注之处,是迎来百年诞辰的吴冠中为市场带来了意外惊喜。其本季高光表现来自苏富比晚拍中1.3亿港元成交的《荷花》。此幅《荷花》成为第四幅吴冠中过亿元画作。

ph-3.jpg 

  保利香港  

  私人珍藏受关注

 

  像天民楼收藏一样,保利香港本次也主打著名私人珍藏。十面灵璧山居甄藏与寒舍主人旧藏专场表现十分出色,取得了近1.95亿港元的总成交额,诞生了五件千万港元成交的拍品,并且两场均斩获“白手套”。这也呼应了当下市场对于重要私人珍藏的关注,即拍品来源的附加值。

  作为市场极为少见的御制关帝造像标准样式,明早期御制漆金彩绘铜关帝坐像应是已知体量最大的铜坐像。此件坐像以1300万港元起拍,一路突破最高估价,最终以4700万港元落槌,加上佣金以5546万港元易手,荣登本季保利香港春拍的榜单王座。此尊坐像为历代皆极为少见的御制关帝造像标准样式,在各大公私收藏及海内外拍卖中均极为罕见,既可作为关帝这一艺术题材在明早期的补白,也是汉传宗教造像体系中极富代表性的宫廷雕塑杰作。其1993年由纽约佳士得释出后,由十面灵壁山居宝藏至今。与之装饰手法相似的有现藏于大英博物馆的铜漆金彩绘真武大帝像,是由山中商会在1908年捐赠的。

  本次春拍在现当代艺术与水墨板块共推出七件吴冠中作品,也全部顺利易手,总成交额近7900万港元。其中,历经20年岁月沉淀的《桂林》可谓是吴冠中“桂林”系列集大成之作,并曾在1999年中国美术馆“吴冠中艺术展”展出。其现场以1500万港元起拍,2000万港元落槌,加上佣金最终以2360万港元成交。另外,上世纪90年代吴冠中所作的简洁、概括的写意倾向更加鲜明的《黑松》和《池塘人家(故乡)》均以1062万港元成交。而吴冠中1987年创作的巨幅《奔流》以420万港元起拍,在多轮持续加价后,一路突破最高估价,最终以1203.6万港元成交。

  最终经过三天的鏖战,入驻香港已经七年的保利香港在今年春拍中以逾9.3亿港元的成绩交出了稳健的成绩单。

ph-5.jpg 

  嘉德香港  

  现当代艺术家最活跃

 

  近日,嘉德香港2019年春拍圆满收官。四大板块的七大专场收获总成交额3.72亿港元。其中备受瞩目的“亚洲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板块众望所归,以1.17亿港元的总成交额、76%的成交率再续佳绩。本次春拍中诞生的六件超过千万港元成交的拍品,就有三件来自该板块。

  赵无极凭借3771万港元成交的《01.03.99》夺得本次春拍桂冠。此作曾被艺术家挑选为1999年大未来画廊举办的“1948-1999年赵无极回顾展”展览画册封面,是赵无极“无境时期”的精品代表。在宏大的画幅里,赵无极罕见地以铿锵、浓烈饱和的青蓝与橘黄两种对比色,配合开合有力的笔刷定调,大面积的橙橘营造出偌大的母体,带有温暖孕生万物的力量。此实为上世纪60年代赵无极绘画的经典表征。

  该板块的另一幅高价拍品为潘玉良完成于上世纪40年代黄金创作期的《坐姿裸女》。此作为近十年来二级市场所出现的最大尺幅的彩墨精品,其以800万港元起拍,1000万港元落槌,加上佣金成交价达1165万港元。在此作中,潘玉良以其熟稔的中国白描技法在中心勾勒出一名坐在花布上的温婉婀娜女子,黑色的线条在起承转合的运笔间展露出画家的自信。

  该板块除了传统的绘画作品外,也紧跟潮流融入了很多“潮玩”拍品。草间弥生的限量版滑板以及村上隆、KAWS和班克斯的人偶等也吸引了一部分买家的注意力。KAWS作于2016年的伙伴(一组八件)以3.068万港元成为这一些列最高价拍品。

ph-7.jpg 

  香港邦瀚斯

  王一山旧藏全部成交

 

  品牌效应、来源有序依然是藏家关注的一大亮点,香港邦瀚斯也深谙其道。4月3日,汇聚了多个海外私人珍藏的香港邦瀚斯中国书画春季拍卖收槌,共取得3570万港元的总成交额。其中,新加坡著名音乐家王一山旧藏专场首次亮相,28件拍品以超拍前估价三倍的总成交额全部成交。

  本次拍卖的焦点拍品是来自“剑阁主人”珍藏的吴冠中1972年作油画《桂林山村》,其最终以438万港元成交,成为本次拍卖的最高价拍品。据了解,此作为已知来源确凿的第三幅同题之作。《吴冠中全集》中收入的两幅,其一与此幅同年,作于木板,且尺幅最小;其二作于次年,尺幅最大,作于画布,现藏于中国美术馆。本幅拍品同样作于画布,应为画家于桂林写生完成木板本后,再取画布进一步完善之作。

  新加坡著名音乐家王一山旧藏、海派大家刘海粟上世纪60年代所写赠的多幅佳作是本次拍卖海外私藏中的另一大亮点。王一山(1939年至2017年)生于新加坡,父亲是著名小提琴家,母亲是知名歌星。承袭家学,他从小就展现出了非凡的音乐才能。

  上世纪60年代,嗜好绘事的王一山通过书信与仰慕已久的大师刘海粟建立联系,师徒二人鱼雁往返,论艺谈心。在此期间,刘海粟多次写赠作品。本场拍卖成交价最高的两幅作品《万古长青》和《葫芦》即为那一时期刘海粟写赠王一山之作,成交价分别为93.8125万港元和62.5625万港元。而丰子恺亲笔写赠王氏、具“一山”上款的《前人种树后人凉》也表现出色,以52.5625万港元位居专场第三。这也反映了藏家对于有明确署款作品的青睐。

  (注:本文图片分别由香港苏富比、保利香港、嘉德香港、香港邦瀚斯提供。)

责任编辑:◎文/本刊记者 赵玉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