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

莫奈私人珍藏11月登陆香港
莫奈私人珍藏11月登陆香

 

   策划

你一定不知道的千里江山
你一定不知道的千里江山

 

   藏品

新被误解的明代玉器
新被误解的明代玉器

 

   拍市快递

纽约播报中国艺术品新行情
纽约播报中国艺术品新行

 

   拍品长廊

“驻港”五年 保利珠宝入佳境
“驻港”五年 保利珠宝入

 

   拍场高招

朱沅芷巨作首度上拍
朱沅芷巨作首度上拍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策划>> 你一定不知道的千里江山

你一定不知道的千里江山

来源:中国商报·收藏拍卖导报 2017-11-09 13:57:15 ◎文/本刊记者 赵玉国

    如果历史是一部放映机,镜头的切换粘合,会让人看到一种冥冥之中的奇妙。
    大约是在900年前,有这样一位18岁少年,他没日没夜地拿着画笔,在素绢上一点一滴地记录着自己眼中最美的风景。也许他的目的很单纯,仅仅因为他爱画画;但也会带有些在现代人看来与他不大相称的“小心机”和“功利”——他希望得到皇帝的赏识,借此改变人生的际遇。在完笔的那一瞬间,他的心情是畅快、解脱,抑或是惴惴不安,我们已经无法得知。只不过基本可以确定的是,在此之后不久,这位少年就走到了生命的尽头,还很可能是今人常说的“过劳死”。属于他的艺术精彩,永远定格在了这幅青绿山水画上。
    900年后,有一位致力于中国传统古代书画研究的学者,他被少年的这幅画所深深吸引,甚至不惜为此进行大量的实地寻访,去考证、还原画中所描绘的那些真实美景。有意思的是,少年当年梦寐以求想要进入的翰林图画院,既象征着皇权,也是宫廷绘画发展到最高水平的场所;而学者现在所任职的机构,恰恰是以收藏皇家文物而著称的中国顶级古代艺术文化博物馆。
    他是《千里江山图》的作者王希孟,他是故宫博物院研究员余辉。
    今年9月15日,《千里江山图》在故宫午门展开全卷。在前期的媒体宣传中,18岁的王希孟那扑朔迷离的身世本就吊足了一众博物馆迷、艺术爱好者的胃口,而诸如“系中国青绿山水画创作的巅峰”、“新中国成立以来只展出过三次”、“每展一次就掉一次色”之类的说法更是引爆了观众的热情。据悉,该画作以一幅完整的绢幅表现千里江山壮阔之景,曾被乾隆皇帝著录在《石渠宝笈·初编》里,其长达11.9米,为宋代最长的画卷。
    单说11.9米是什么概念?形象地比喻大概是两三层楼的高度,这真真是令人惊叹。
    带着公众对《千里江山图》的种种关心与疑问,日前,《中国收藏》杂志记者独家专访了余辉。他的娓娓道来让原本平面的画作逐渐变得立体而鲜活。
    在余辉看来,此画本身的经历就是富有传奇性的,他用“五进宫”来形容它的流传过程。据他介绍,当年宋徽宗将此作赐给蔡京,其实并不是让蔡京拿去自己赏玩的,而是要到翰林图画院推行这样的画风。蔡京在跋文里记录下了徽宗的嘱咐:“天下士在作之而已。”公元1126年,宋钦宗将蔡京废黜,此画重回宋廷。南宋时期,这幅画又辗转回到宫里,被宋理宗收藏,在画上能看到他的印章。南宋灭亡后,此画被带到北方,可能中间有散佚的过程,最终没有入过元朝宫廷。后来,元代高僧溥光有幸收藏了此作,据说他上上下下看了足有100多遍,之后就再没有明朝早中期的收藏记录。
    再次有迹可循的是明末清初,此画被著名藏家梁清标所得,后来又跟随其大多数藏品一起进入清宫。1922年,溥仪以赏赐溥杰的名义将此画盗出宫外,流至当时的伪满洲国,抗战胜利后便不知所踪。直到1953年,一位名叫靳伯声的古董商在北京的古玩市场重新发现了此画的踪迹,并转交给当时的文化部文物事业管理局,此画最终又回故宫。“经历了这么多波折,我们如今还能完整地看到它实属难得。”余辉感慨道。
    这也让他非常理解观众的观展热情。据悉,故宫藏有很多青绿山水作品,但从来没有以“青绿山水”为主题集中展出过。这是首次形成专题,目的在于便于对其进行系统研究和出版。“建议观众们先了解一下中国山水画史,尤其是北宋画史,至少知道有哪些和王希孟同时代的画家,他们画了什么样的作品,再了解一下宋徽宗的艺术理念,这样去观展就会得到一定的收获。”余辉提醒道。

以下是本刊此次专访的精彩实录——  
    《中国收藏》:首先要请您介绍一下《千里江山图》在中国绘画史上的地位。
    余辉:《千里江山图》在中国绘画史上的地位、特别是山水画史上的地位是很突出的。它是王希孟惟一的传世作品,同时也是存世青绿山水画中最具代表性和里程碑意义的作品。
    我们现在所看到的青绿山水,如隋代展子虔《游春图》、唐代李思训《江帆楼阁图》、李昭道《春山行旅图》等都是有疑问的,很多鉴定家都否认这些青绿山水的创作年代,认为是宋元人绘制,而明代人则把它们确定为隋唐作品。
    因此,王希孟的《千里江山图》主要解决了一个问题,就是让我们看到了真正早期的青绿山水。我曾在魏晋及唐代的敦煌壁画上看到有以青绿山水为背景的,但当时所绘不是青山就是绿山,还没有融合在一起。唐代李思训、李昭道也画这种设色山水,但当时文献记载中也没有明确说用了什么颜色,更没有出现“青绿山水”这个提法。“青绿山水”这个词是在元代形成的,此前只有“设色山水”或“著色山水”。王希孟的这件作品让我们知道了青绿山水是什么样的绘画形态。
    他的创作也是源于生活的,并不是仅凭想像。其实稍微留意一下你便会发现,凡是植被好的山,近处的山是绿色的,向远处看就会渐渐变成青色,空气是大自然的“调色板”。青绿是画家通过对山脉的观察,从自然界中提取的两种颜色,然后融合到绘画中。经过很多前朝画家的摸索,在《千里江山图》中,这种表现手法达到了娴熟的程度。

   《中国收藏》:具体来看,该作品的过人之处在何处?
    余辉:这样的一种长卷,竟然能做到不重复,没有一处山是雷同的,而且延续了近12米。这再次证明画家绝不是东抄一点、西抄一点,而是真正来源于生活的。因为如果是抄来的,素材很快就会枯竭,不会有这么丰富的形象体现出来。
    在《千里江山图》之前,很多山水画都是竖幅的,而此图向左右两边展开,一下子就将视线拉得非常开阔。竖幅的山水画中,一座山就像是一张大门板,比如你看范宽的《溪山行旅图》就是一个单体山。但在《千里江山图》中,有成千上万的变化,王希孟将单体变成了群体,这是一个很大的突破。另外,里面还有丰富的人物活动,尤其突出表现了隐士的生活。村夫、船工、渔民、文人等不同人物形象,在画中都是一种隐居的生活方式,画家在追求一种诗意的表达。

   《中国收藏》:如此精彩的作品,会对后世绘画创作产生怎样的影响?
    余辉:这幅画最大的意义在于,让设色山水中用青绿设色这种语言表达方式成熟起来,并且固定下来。后人如果学青绿山水,必须要掌握此画的表现方式和手法。其实青绿山水的表现手法是有规律可循的,山顶青色、山下绿色,再往下露出绢的本色,代表了黄土山路。不难看出该作品有宋徽宗教导的痕迹,并且王希孟对此领悟得也很快。

   《中国收藏》:每展一次都会掉色的说法是真是假?
    余辉:不会的。《千里江山图》曾在2009年和2013年公开展出过。如果展览一次就掉一次色,那么观众在观展时就会看到颜色的粉末,但迄今为止,我们还没有发现掉色现象。
    其实这样的担心,上世纪70年代展出此画的时候我们也曾有过,毕竟它是一个18岁的少年所绘,掉色也取决于他在调色时和把握工具的能力上是否掌握得成熟,目前看来这种担心是多余的。
    不过如果一旦发现,那么至少在没有解决问题之前,就不会再展出了。

   《中国收藏》:宋代艺术一直给人的印象是“雅”和“简”的极致,但青绿山水的金碧辉煌与这种时代审美特点却好似形成一种反差?
余辉:宋徽宗建了很庞大的宫殿,需要很多画作做装饰,那就要有一个创作范本。王希孟这张画很符合富丽堂皇、气势雄伟的皇家审美观,颜色灰暗的东西不适合装点皇宫,所以文人墨戏在这种情况下是不可能纳入皇家视野的。
    另外,宋徽宗要建立皇家审美趣味,以此要求宫中画家按照这样的思路、风格、样式、色彩去创作。我查过一些资料,当时至少有5幅绢画的门幅和《千里江山图》是十分相近的,说明当时出现了一批这样的绘画,全部为设色,其中包括临摹唐代的《虢国夫人游春图》,借鉴鲜艳、华贵、富丽的色彩效果。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起因是在《千里江山图》之前也有几幅设色山水,但是相对色彩还是黯淡很多。宋徽宗要改变这个现状,也是要王希孟画此图的用心所在,所以《千里江山图》并不是随意的创作发挥。

   《中国收藏》:相信很多人都想知道这幅画的实地美景是何处。
    余辉:山水画可以表现的个体很多,我们可以从当时北宋统治的区域里慢慢寻找。大江大河边有高山耸立的地方,只有庐山与此作所绘景致相符,是具有惟一性的。我也曾设想过会不会是海边?但海边有台风,房屋、桥梁等都应该是用石材建筑的。而从画上房屋建筑形式来看,肯定是内陆的样式。
    如果你读过孟浩然《彭蠡湖中望庐山》这首诗,诗中所表现的景和物,再结合庐山的实景,你会发现和画中表现的气氛是一致的。
    庐山最有名的景点是三叠泉瀑布,对照画中的瀑布几乎一模一样。以当时的交通来看,三叠泉瀑布是任何人都可以到达的,苏轼就去过,并写下了《望庐山瀑布》这首诗。
    不过也有一个奇怪的地方,实景的三叠为什么画成四叠呢?另外,画中还同时出现了双瀑。按照当时的地理条件、开发程度寻找,唐宋时期惟一一处同时出现了四叠瀑和双瀑的地方是福建九鲤湖,那里恰好又是蔡京的老家,而给这幅画题跋的人正是他。为此我曾去九鲤湖做过调查,给当地人看了画中的景致,他们对此都很赞同。
    再看画中的一个细节,有座三层的佛塔在悬崖上。关于它的造型,我请教了清华大学一位专门研究佛塔的教授,据他讲,该塔是宋时受东南亚佛塔影响的建筑,一般在东南沿海可见,但内陆是不会有的。
    画中还有一座长桥,从所描绘的复杂结构看,绝不是靠想像而创作的。我认为这座桥的位置在苏州,北宋中期就已经有了,苏轼还为它写过诗。另外还有一条脚踏船,这是长江中游湖区使用的交通工具,宋代历史上对此多有记载。
    由此我分析,《千里江山图》所描绘的,应该是王希孟当时从福建省仙游县去北宋都城开封的路线——从仙游向北必须要经过庐山,然后从九江乘船往北,再向东行驶,到镇江改乘运河船,很可能向南绕道苏州,随后一直可以开到开封。
    如此说来,《千里江山图》是以庐山为主要取景点,又集中表现了这一路上给画家留下深刻印象的景点,完全是写生式的创作。从年龄上来说,18岁的王希孟限于当时的交通条件能去过多少地方?可能他一生就走了那么远的路程。



   当代艺术瓷

2013十大名品获奖作品
2012十大名品获奖作品

 

  《中国收藏》

2017年第9期
2017年第9期
2017年第8期

 

  《中国收藏·钱币》

总第42期
总第42期
总第41期

 

   当代美术

画语禅机 僧家笔意
拈香曾笑寒水云心
画语禅机 僧家笔意
新兴木刻——战斗的艺术
谁让书画收藏突飞猛进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订阅中心
Copyright © 2011 zgsc2001.com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 联系我们
京ICP备 05005928 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京)字 03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