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

到香港看家具中的嘉具
到香港看家具中的嘉具

 

   策划

 文人也会“不正经”
文人也会“不正经”

 

   藏品

定州花瓷琢”红玉”
定州花瓷琢”红玉”

 

   拍市快递

纽约播报中国艺术品新行情
纽约播报中国艺术品新行

 

   拍品长廊

“驻港”五年 保利珠宝入佳境
“驻港”五年 保利珠宝入

 

   拍场高招

朱沅芷巨作首度上拍
朱沅芷巨作首度上拍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策划>> “草根”之乐门道深

“草根”之乐门道深

来源: 2017-11-07 10:22:11 ◎文/本刊记者 赵玉国 图/天津谦祥益文苑

    “说相声必须学会说拜年的话。”

    “对,没错!”

    “可有人说话就不行。”

    “谁呀?”

    “我媳妇儿呀!愣头愣脑的。”

    “对,你媳妇儿有这毛病。”

    “那回你去我家串门儿,我媳妇儿装一大袋子苹果,跟你说拿回去吃吧。”

    “我说我不吃,留着给你家老刘吃吧。”

    “她说啥,我喂狗也不给他吃呀,你拿着吃去。”

    你能看懂这段对话的幽默之处吗?

    这是相声《躲不开》中的“垫话”。顾名思义,“垫话”就是铺垫在主要内容前面的话。这段垫话用短小精悍的语言,刻画了一个热心肠却不会说话的家庭主妇,包袱抖出来立刻就响了。因为观众在身边经常能遇到这种人,很快便引起了共鸣,而且其中没有一个脏字眼儿。这算不算是一种幽默呢?

    有人认为相声只是“逗乐”,从文化层次上看与真正的幽默还有距离。这种观点也许是因其对相声的了解程度还不够,但相声本身就没有问题吗?到底是相声的问题,还是观众的问题呢?

    天津是相声的“窝”,我第一时间想到要来这里寻找答案。在这里,有一位在全国相声圈都很有影响力的“史八爷”。他的影响力并不是因为生意做得多大,而是多年来为推动相声的发展所付出的努力。他真名叫史清元,是知名的相声茶馆谦祥益文苑的经理,也是全国第一家相声博物馆的创始人。

    土生土长的天津孩子,没有几个不是从小就听相声的,史清元也不例外。当“相声算不算幽默”的问题抛给他时,他的表情很复杂,并没有像我预想的那样很快反驳,而是先举了一位相声界老先生在生活中的例子:

    相声名家白全福晚年有一次和搭档常宝霆到外地演出。演出结束后,主办方赠给他们两瓶名酒。返程的路上,白全福拎着两瓶酒不慎摔碎了一瓶,他立刻遗憾地对常宝霆说:“呦,你那瓶碎了。”

    “这是不是幽默呢?”史清元反问道,“老先生的幽默是从骨子里带出来的,即便在台上表演,也让人感觉没有表演的痕迹。马三立的《逗你玩》是那么小一个作品,但为什么能尽人皆知?因为他表演的就是你的生活。对生活中的幽默提炼得精准而传神,这不是现在年轻相声演员一朝一夕可以做到的,所以认为相声不幽默,甚至低俗,不是观众的原因,恰恰是演员自身的水准达不到观众的要求了。”

    说到此,史清元有些焦急,更有些无奈。他从2006年开始经营相声茶馆,在那之前他只是一个相声迷,每周有空闲时就拿着水杯去听,时间久了与很多当时还健在的老先生就混熟了。这时候他注意到,老先生们对于相声有继承、更有创新,“没有一位老先生是靠说传统段子出名的,比如马三立的《买猴》、侯宝林的《夜行记》、马志明的《纠纷》、李伯祥的《聊天》、高英培的《教训》等等,这些新作品都很有传统相声的味道,运用老技法表现新事物。其实很多老先生没上过几年学,但是能做到不断补充、请教,时常进行知识更新。”

    史清元认为,现在最可怕的是年轻相声演员有文凭却没文化,不读书,没底蕴,很难充实起一个段子,“都说相声演员‘无不知百行通’,不学习怎么能做到呢?”

    现在在谦祥益文苑演出的年轻演员,很多都是史清元看着长大的。为了保证演出质量,他给演员们制定了三条规则,意在用压力促进他们的成长。

    “首先是能卖票,也就是让观众买你的账;其次是能说给家人听,相声演员经常用一些脏活、臭活、伦理哏制造笑料,但如果你都不好意思说给你家人听,凭什么说给观众听;最后是能传给徒弟,这说明这个段子是有水准的,很多传统相声经过100多年还在表演,我们在创作时也应该向这些经典看齐。”

    在史清元看来,这三条标准其实是很高的,但对于相声在未来的发展来说又是必须要做到的。“如果一段台词随便找俩观众就能把别人说笑了,那还要相声演员干什么?如果抽开一把椅子让人家摔一跟头这种恶作剧也能上舞台,那根本就不是相声了,更谈不上幽默。”

    如果你只是偶尔去茶馆听一次相声,可能觉得新鲜、好玩,笑点频出;但如果你经常去茶馆,是否有一种感受——总是赶上一对相声演员在说你听过的段子?这也是史清元比较担心的一点。“有的演员只会三四段节目,到处赶场,很可能从这儿演出完,马上在下一个场子还演相同的段子。久而久之,观众听烦了,演员自己的业务水平也无法提高。”

    史清元觉得这其实就是对观众的不负责。因此,除了不许表演“吃老本”,在每周一二下午专门给演员排练、交流的时间中,他也会请老师来给大家讲授一些文化课程,“比如相声中有很多段子涉及京剧的内容,如果不了解京剧知识表演肯定不到位。有一段相声叫《同仁堂》,至少对中药的名称要有一定了解吧。”

    众所周知,一直以来,相声之所以能够受到老百姓的喜爱,其中重要的原因就是它演绎的基本都是老百姓身边发生的事。从观众的角度出发,越是与自己距离近的事情越能引起共鸣。史清元认为,这是相声艺术不断发展前行的一个“命门”。采访中,他以谦祥益文苑近年来创作过的作品举例——《不容忽视》里说一个人买了超大屏的新款手机,原因就是为了在蹲马桶时如果不慎掉下去能卡住,反映出的是时下人们对手机过于依赖的现实;《买房记》中,“别梦想做首富了,还是先想想首付吧”的台词,则道尽了80后面对高房价时的苦涩观众在笑料中找到的,是一种感同身受。

    史清元还说,身边经常有朋友说自家的孩子从小就很贫,问他将来能不能做相声演员,他只能告诉对方这种观点是错的。

    “老先生经常讲,都会用嘴说话,都会讲故事,凭什么观众愿意花钱听相声演员说?证明这是一种艺术。相声到了高境界,拼的无疑是文化。”



   当代艺术瓷

2013十大名品获奖作品
2012十大名品获奖作品

 

  《中国收藏》

2017年第9期
2017年第9期
2017年第8期

 

  《中国收藏·钱币》

总第42期
总第42期
总第41期

 

   当代美术

画语禅机 僧家笔意
拈香曾笑寒水云心
画语禅机 僧家笔意
新兴木刻——战斗的艺术
谁让书画收藏突飞猛进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订阅中心
Copyright © 2011 zgsc2001.com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 联系我们
京ICP备 05005928 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京)字 03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