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价比黄金

2018-08-21 09:52:14
0

  1928年,在蔡元培的邀请下,从巴黎留学归国的林风眠出任国立艺术院即后来的国立杭州艺术专科学校首任校长。时年28岁的林风眠成为中国历史上最年轻的艺术院校校长,在西子湖畔拉开了中国艺术新的篇章。

  从1928年到1937年抗战爆发,国立杭州艺专这个当时中国最高的艺术学府走过了辉煌的“黄金十年”,不仅在师资方面聚集了吴大羽、潘天寿、方干民、刘开渠等艺术大师,还容纳了朱德群、赵无极、 吴冠中等一批“未来的艺术家们”。而在当前的艺术品市场上,这些共同创造了国立艺专巅峰时期的艺术大师们早已成为备受藏家追捧的“明星”,堪称“价比黄金”。

1.1.jpg

 

  林风眠  市场追逐的“现象级”人物

 

  作为国立艺专首任校长,林风眠被誉为“融合中西的开拓者”。他将西方印象主义嫁接于中国传统水墨之上,形成了符合东方人审美的“风眠体”,并多次举行西化艺术运动,对中国现代艺术的发展影响深远,更被视为中国艺术史上罕有的“现象级”人物。

  在艺术品市场上,林风眠的作品一直是藏家追逐的热点,不乏超过1000万元成交的作品。如2009年,林风眠作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油画《渔获》在香港苏富比春拍中以超出估价8倍的1634万港元成交。2010年,其彩墨画《秋山图》在上海泓盛拍得1219万元的佳绩。2016年,香港佳士得秋拍推出的《渔村丰收》以3974万港元的高价创造了林风眠作品拍卖的最高纪录。2017年,香港苏富比春拍推出了一幅据考证为传世最大的林风眠油画《丰收的早晨》,经过多番叫价,以2410万港元“名花易主”。

  虽然林风眠作品身价不俗,但与同时期艺术家及其弟子赵无极、吴冠中等相比,其作品价格与其在艺术史上的地位和造诣可谓极不相称。据了解,林风眠的传世作品中,彩墨纸本占绝大多数,油画作品凤毛麟角,大幅油画更是屈指可数,这是其作品价格较低的一个原因。此外,林风眠生平坎坷,作品散落各地,不少作品流传无绪,再加上其风格较易被模仿,市场上赝品较多,真假混杂成为影响其作品持续升值的一大障碍。不过,大部分拍卖从业人士都十分看好林风眠作品的未来市场,在他们看来,林风眠的作品具有较强的艺术感染力,尤其是戏剧人物和花鸟升值潜力强劲,从长远来看,市场价格将稳步向艺术价值回归。

1.2.jpg

  从国立艺专走出的“法兰西三剑客”

 

  在艺术界,赵无极、朱德群和吴冠中素有“法兰西三剑客”之称,三位大名鼎鼎的艺术家有三个共同点:他们都于上世纪30年代在国立杭州艺专开启了人生的艺术之行,师从林风眠、吴大羽、潘天寿等大师,并且均深受林风眠推行的西化艺术运动的影响;毕业后,三人相继留学法国,在东西方艺术的碰撞与融合中形成了各自独特的艺术风格;在当今的拍场上,“三剑客”均叱咤风云,身价屡创新高。

  相较于留在法国的赵无极和朱德群,从巴黎学成归国的吴冠中是三人中最被国人所熟知也是身价最高的艺术家。在拍场上,每每有吴冠中的精品亮相必会引来一番龙争虎斗。20164月,保利香港春拍推出了一幅吴冠中创作于1997年的巨作《周庄》,这幅首次进入公众视野的作品在以1.38亿港元起拍后,吸引了众多藏家出价,在激烈的争夺中以2.36亿港元成交,不仅创造了吴冠中个人作品拍卖纪录,也成为了身价最高的中国现当代油画。实际上,吴冠中可谓中国艺术品市场的常青树和领军者。早在2005年,其作品的身价就已迈过了1000万元大关,一幅绘于1987年的《黄土高原》在2005年北京荣宝春拍中以1870万元的高价成交。2011年,吴冠中的书画作品《狮子林》在北京保利春拍中,以1.15亿元的天价拍出,开启了中国现当代艺术的亿元时代。据不完全统计,从2005年至今,吴冠中已有200余件作品超过1000万元成交,有4件作品迈过了亿元大关。业内普遍认为,吴冠中藉由形式美的表现方式来诠释山水景致和自然美学,这种融合中西艺术之所长的独特艺术语汇是其作品深受藏家追捧、屡创天价的根本原因。

  近两年来,抽象艺术在拍卖市场大放异彩,作为其中最优秀的艺术家之一,赵无极无疑最受追捧。赵无极将西方的抽象艺术融入到东方的意象世界中,其作品有着庞大的收藏家群体。在香港佳士得2017年春拍中,赵无极油画《29.09.64》以超出估价3倍多的1.53亿港元被藏家收入囊中。同年秋拍,其创作于1964年的《29.01.64》经过多轮激烈的竞投,以创纪录的2.026亿港元拍出。在今年的市场上,赵无极作品持续发力。《大地无形》和《14.12.59》分别在保利香港和佳士春拍中竞得1.83亿港元和1.77亿港元的佳绩。佳士得亚洲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部国际董事张丁元认为,赵无极的作品流通性较强,有着国际化的交易基础,价格仍有继续上升的空间。

  与赵无极类似,朱德群的作品在海内外拥有稳固的藏家群体,其作品价格一直处于稳健的增长中。早在2006年香港佳士得春拍中,其《红雨村,白云舍》就以突破1000万元的2588万港元拍出。此后,无论艺术品市场总体行情如何波动,朱德群的作品价格始终非常稳定。2016年,其作于上世纪90年代的《雪霏霏》在香港佳士得秋拍中以9182万港元成交,创造了朱德群作品拍卖的最高纪录。于今年香港苏富比春拍中现身的《红肥绿瘦》也拍得6155.45万港元的高价。在法国画坛,朱德群有“20世纪的‘宋画家’”之称,其抽象艺术既是现代意识的体现,又充满着中国传统文化的古典精神。有资深市场人士认为,朱德群的艺术成就与赵无极、吴冠中不相伯仲,其市场行情仍有极大的潜力。

 

  早期油画拍卖专场的“顶梁柱”

 

  在近几年的艺术品市场上,国立艺专“黄金十年”中涌现出的诸多艺术家已成为中国早期油画拍卖专场的“顶梁柱”。例如被称为中国早期抽象画宗师的吴大羽近年来越来越受到市场关注,2016年,一幅其作于1980年的《无题14》在香港苏富比春拍中以1808万港元的佳绩拍出。2017年,其《瓶花》在西泠拍卖秋拍中以4140万元创造了艺术家作品拍卖的最高纪录。业内普遍认为,这位中国现代抽象绘画的拓荒者还有着巨大的市场潜力。

  与赵无极、朱德群、吴冠中这三位明星级艺术家几乎同时在校的王肇民、丁天缺等人,也正日益受到市场和学术界的重视。而稍晚入读国立艺专但仍师承林风眠、吴大羽的席德进、赵春翔、苏天赐等人,因为适逢机遇且后续资源良好,早已成为近年来拍卖市场上的宠儿,价格节节攀升。

  在不少市场人士看来,由这些从国立艺专走出的艺术家们领衔的中国20世纪早期油画成交额和市场份额在近两年呈现出快速增长的态势。随着对这批艺术家的进一步挖掘,其有望成为与当代艺术并驾齐驱的重要市场板块。

责任编辑:◎文/张 娟